欢迎访问中国硅酸盐学会陶瓷分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

服务热线:0571-82688368 / 您好! 请登录立即注册 购物车

官瓷大美——崇 高 篇

2020-06-22  1261

何浩庄

       汴大宋王朝定都京,历经九帝一百六十七年。社会繁荣,文化昌盛,科学进步,生产发展,成为傲视全球的世界第一大都会。大宋文化的极盛让西安的汉唐文化;北京的明清文化为之汗颜。文史学家陈寅恪断言:“华夏民族文化,历数千年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邓广铭对宋文化的评价与陈寅恪评价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认为:“宋代文化发展所达到的高度,在从十世纪后半期到十三世纪中叶这一历史时期内,是居于全世界领先地位的。”他还说:“宋文化的发展,在中国封建社会历史时期之内达到高峰。不但超越了前代,也为其后的元明所不及。”中国作协副主席、文化学者廖奔先生以学者的视野品评宋代艺术认为:“宋代艺术在中华民族的艺术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可以说经过数千年的历史演进,到了宋代,中华艺术之河流入了一个集大成的时代……(宋代艺术家的)君子风范,厚积薄发的文化修养,优雅醇清的艺术气质,丰富细腻的审美感受,通过全面而又极富时代特色的创造,修建起一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艺术殿堂,从而得以彪炳史册,辉映千古”。宋代造极的民族文化,培植了一棵根深叶茂的参天大树——工艺美术之树。《古玩指南》的作者赵汝珍对宋代艺术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说:“降极炎宋,国势虽极度不振,然各种文艺竟能极度发达,为中国文物之最成功时期。如瓷器、玉器、铜器、漆器、书法、绘画、造纸、印书无不尽善尽美,迄于大成。故今日谈古玩者均以宋产为最高标的;最精妙;最正确。”他对宋瓷尤为赞赏:“总观宋代瓷业,其色彩之变化,形式之精巧,产量之丰富,品质之优良,实属空前绝后,为吾国瓷器之最发达的时期也。”他极力推崇宋瓷,不惜溢美之词:“最为进步”、“有神奇的造诣”、“可谓登峰造极”等等,可以说他用尽了中国汉语中最美好的词语来表达他对宋瓷热爱和崇敬之情。中国工艺美术史资深研究者尚刚教授(清华大学美术系教授、博导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对中国历代各门类艺术品综合品评后得出精辟结论:“中国古代的艺术精品就有两个,一个是宋瓷,一个是明式家具。”宋瓷没有唐瓷那样雍容,也不像明清瓷那样繁缛,宋瓷以简洁典雅之美大放异彩。散发着自然天成的神韵,中外专家谈及我国陶瓷,无不以精美绝伦的宋瓷为中心。日本古陶瓷学者,陶瓷评论家小山富士夫对宋瓷的评价也充满了溢美之词:“宋瓷以简洁、清秀的美大放异彩,最明显地表现出民族特征和时代精神。”“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瓷能像宋瓷一样具有崇高、纯粹、朴实的民族精神。”宋时窑场,星罗棋佈于中华大地,犹如夜空繁星,各具光彩。在万紫千红的宋瓷百花苑里,官、汝、哥、定、钧技高一筹,艺压群芳,被后世誉为《中国五大名窑》。

       《中国五大名窑》的龙头——大宋官窑有南北之分。北宋官窑承汝窑技艺花开汴京,震古烁今;南宋官窑袭故京遗训置窑临安,珍品屡现。南宋官窑又有修内司窑和郊坛下窑之别。陶瓷泰斗傅振伦先生在他的《中国伟大的发明——瓷器》一书中对两宋官窑有一段精彩的美评:“南宋官窑造瓷酷似北宋官窑,与北方新工艺的熏染,北方熟练窑工南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南宋官窑虽不及北宋官窑精工,但美好程度在一般民窑之上。……南宋后来在郊坛下设窑烧造瓷器,世称郊坛下官窑。它的出品,胎质淘炼不纯,釉色灰青,远不及修内司窑的精致,更不及北宋官窑,但比较当时的大众用瓷还胜过一筹。”

       大宋官窑为帝王所生、帝王所养、帝王所用,全部制品为皇家垄断,珍藏宫中。宫墙高耸,宫门森严,权臣贵胄只能望瓷兴叹,文人墨客难瞻风采,清代诗人高江村有诗为证:“烧成惟献至尊用,郑重特以官窑名。”高高在上的尊贵给宋官窑蒙上了神秘色彩,人们自觉不自觉的把她推向神坛。成为中外后来者顶礼膜拜的圣贤之物。

       北宋官窑的大师巨匠们开启了震古烁今、蜚声中外的中国官窑皇家陶瓷文化的先河。明代以后,历朝帝王为显示功业,都将陶瓷生产作为纪念政绩的第一要务,在景德镇建御窑厂,为宫廷烧制皇家用瓷。百花齐放,争奇斗艳,代代有发明,年年有珍品。续写了中国官窑文化的鸿篇巨著。中国官窑场发展有序,业绩恢弘,形成了世界瓷坛独有的、震撼世界、映照百代的中国皇家陶瓷文化。为中国陶瓷史写下了光华四射的一章。

       北宋官窑一个代表皇权的“官”字,引来众多是是非非。一出出争“官”闹剧粉墨登场。最早争“官”的是汝窑的懵懂粉丝们。他们不满足做民窑的“魁首”,(文献记曰:“故河北(汲县窑)、唐(唐邑窑)、邓(邓州窑)、耀州(耀州窑)悉有之,汝窑为魁。)非要拜倒在官窑的石榴裙下,做皇家的官窑场。钧窑争“官”也不示弱,不少人认可钧官窑或官钧窑的名字,并以此自居。更有甚者干脆把自己的钧窑场命名为“大宋官窑”。追官最为痴迷的莫过于张公巷遗址的鼓吹者。张公巷窑遗址自发现之日起,就拼尽全力争汝官。说什么宝丰清凉寺不是汝官窑,汝州张公巷才是真正的汝官窑。但学术界无一认可,只是一厢情愿罢了。争汝官不成再攀高枝,瞄上了北宋官窑。斥巨资东西游说,南北求援,拉权威壮声威,邀中国古陶瓷学会、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举办张公巷窑考古学术研讨会,硬要给张公巷窑戴一顶金灿灿的皇冠,闹得沸沸扬扬。(争官篇将详述)以上所有这些是是非非,究其缘由只有一个:那便是对经典的文化不自信的典型表现。中国官、汝、钧、哥、定五大名窑,各具光彩,誉满天下。盛誉之下,各窑口本应有足够的文化自信,弘扬自身文化,不以官民之分来矮化自己的辉煌的文化艺术品位。官就是官,汝就是汝,钧就是钧。用汝官、钧官思考问题者,实际上是承认了汝不如官,钧不如官,但又不愿意说出来的文化认知。不是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汝窑、钧窑的争官印证了北宋官窑的尊贵与崇高。

       北宋官窑建于大观元年(1107年),没于(1125年)金兵铁骑盗起又回落的尘埃中,仅历时18年。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北宋官窑犹如昙花一现。只此一现,则雄踞中国五大名窑之首,倾倒古今中外,其难能可贵足以让人叹服。

      北宋官窑置窑京畿之地,与皇宫内苑近在咫尺,不可能建起烟尘滚滚的大型窑场,限制了产量,加上生产时间不长,因而珍品存世不多。一些皇亲国戚、权臣贵胄也只能望瓷兴叹,梦寐以求。加上天灾人祸,北宋官窑珍品几乎损失殚尽。(天灾:北宋后自金大定20年(1180)到1944年,黄河在开封段泛滥338次,围城15次,淹城4次。清道光21年(1841)开封被大水淹城8个月。城内大水汹涌,水深丈余,庐舍漂没,浮尸相触,一切俱化为黄沙白草。繁华似锦的泱泱大国帝都几经水患,已埋于地下大约七八米深处,至今不见天日。人祸:金兵南侵,北宋灭亡,汴京惨遭洗劫。文献记载:“二百年积蓄,一旦扫地,凡人间所需之物,无不毕取以去”当时汴京72个内藏库的金银、珍宝、锦缎被洗劫一空。掠夺者仅从皇宫大庆殿的柱子上就刮下几百两黄金。掠夺之残酷今人发指。)

       八百年过去了,传世的北宋官瓷已寥若星辰,件件堪称国宝。劫后余存的国宝现今以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最丰,约在25件至30件之间。北京故宫博物院不如台北故宫丰厚。世界各大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也只是凤毛麟角。世间万物有些古怪,越是难觅,越是珍贵,越觉禅机四伏。这正是北宋官窑尊贵、崇高的另一层面。

       官窑瓷器是考古界、文博界、收藏界炙手可热的心仪之物,动辄上百万、千万、数亿元一件。2015年4月4日,香港苏富比拍卖行,拍卖一件宋官窑八棱盘口瓶,以1亿1388万元成交。目前明清官窑瓷器被炒的火热,作为高古官窑瓷器的宋官窑正浴着春风慢慢地向我们走来。收藏家马未都预言:“我想早晚有一天,可能也不需要太长时间,人们的审美会回归于本来,宋代官窑一定会重新确立它江湖老大的地位。”江湖老大是什么样?民谚给了含蓄的答案:“家藏万贯,不及汝瓷一片。钧瓷一点红,万世吃不穷。见得官哥面,江山坐一半。”在我的心目中,钧窑富丽,汝窑文雅,官窑神圣。

       宋代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巅峰,工艺美术之作是宋文化的经典!宋瓷是宋代工艺美术宝库中最为耀眼的瑰宝!大宋官窑是宋瓷王冠上的明珠!

讲到这里,大家是否可以认可大宋官窑瓷在艺术界的崇高地位及崇高精神了吗?如果你认为还有不足,那么请听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