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硅酸盐学会陶瓷分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

服务热线:0571-82688368 / 您好! 请登录立即注册 购物车

石湾陶瓷艺术在世界文化的地位

2017-07-20  2491

  中国乃陶瓷古国,自新石器时代发明陶器至今,全国各地都相继筑窑烧制陶瓷,形成了各地独特的陶瓷文化。

  石湾陶瓷,作为地方民窑,顽强的生存发展了1000余年,历久不衰,且在宋元名瓷,名窑及明代青花的辉煌灿烂褪尽之后,与彩瓷一起,崛地而起,照耀岭南,继而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辐射全球,远播东南亚,这是一件令艺术史家震惊不已的事情,自唐宋之后发展至今,技艺高超、品种丰富,更是引世瞩目。

  唐代以来,岭南海上的对外贸易不断发展,广州成了当时最大的世界大港。活跃的商贸和文化交流,大大的繁荣了这个地区,也直接推动了包括石湾在内的岭南陶瓷艺术的发展。

  宋朝是我国陶瓷发展的极盛时期,当时社会的消费时尚推动了陶瓷业的空前发展。陶瓷作坊处处可见遍布全国,日用陶瓷、建筑园林陶瓷和艺术陈设陶瓷种类繁多,造型与款式日益翻新,因此,后世有"唐八百、宋三千"的赞誉。陶瓷器生产是宋代经济中最重要的商品生产之一,外销商品中绝大多数是陶瓷器。为适应外销扩大对外贸易,陶瓷业逐渐从内地向沿海的浙江、福建、广东、广西发展。

  当时石湾陶业发展的两个重要因素是交通便利和陶泥丰富。官窑水道渐趋淤浅,水运交通中心不得不移至佛山和石湾。佛山与石湾相连,汾江和东平河直通广州,产品运往广州出口十分便利。石湾一带又有陶泥岗沙,取材方便,于是本来就有陶瓷业基础的石湾很快发展成为岭南重要陶器生产基地。

  石湾地处南国一隅,一向以生产日用陶器为主,制陶技艺虽然达到了一定水准,但与北方诸名窑比较,还是逊色得多,在宋代陶瓷之林中尚无显著地位。南宋至元,佛山是中原汉族移民的聚居地。他们把北方的汉族陶瓷技艺带到石湾,与石湾原有的制陶技艺相融合,大大地提高了石湾当地土著人群的陶瓷制造水平。

  因此,有“石湾集宋代各名窑之大成”的说法。定、汝、官、哥、钧诸名窑产品均被石湾模仿得惟妙惟肖,八大瓷系的造型与釉色之美以及装饰手段也全被石湾陶工消化吸收,从而成为南国“善仿”为特色的名窑,特别是以“广钧”“泥钧”而闻名天下。

  但宋与唐代比较起来却是从开放走向内敛的一个时代。唐代的疆域阔大,有1200多平方公里,而北宋只有400多平方公里,四周被西夏,辽,吐蕃诸部和大理包围。到南宋更是偏安一偶。此时的中国对外具有较强的防范心理,在文化上产生强烈的自我认同,唐代的那种容纳整个世界的博大胸怀开始收缩。从陶瓷器的表面来看,外来的造型和文饰开始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从本国的传统中寻找文化。

  这一时期,石湾生产的日用陶器,造型及装饰手法都注入了艺术表现形式,器形饱满、均衡,线条流畅,富有变化,种类也比唐代丰富得多,有魂坛、堆贴瓦檐重叠式矮身陶罐、彩绘花瓶、陶琴等,涉及器皿、文玩、动物、人物等各个陶塑类别。石湾陶器五弦琴,现存于台湾故宫博物院,就是案头文玩类陶塑的佳作。

  石湾陶瓷中的瓦脊艺术,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诞生,直至明、清时期达到鼎盛。古老的传奇故事,演义小说、曲艺、说书、龙舟、粤剧等与岭南石湾陶工和他们的作品都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甚至直接孕育了瓦脊的壮观巨制和大量的“石湾公仔”。陶工们把一组组气势磅礴、极尽豪华的花鸟山水鱼虫优美组合,把浩大恢宏的戏剧和雄武飞扬的演义小说场面、历史人物场面,堂而皇之的摆在最显眼的大堂瓦脊上,还把豪华壮观的影塑镶嵌其间。“石湾公仔”历来都是由陶工自由生产,创作方式不受拘束,自成一格,而且题材广泛,贴近民众生活,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这种著名的“瓦脊艺术”和“石湾公仔”,通过海上丝绸之路遍布珠江流域和东南亚地区。它显示了官、商、士、民的生存理想,同时也预示了中国资本主义在沿海地区上的历史发展,他是堂而皇之的文化先声,或者说是中国资本主义市民思想启蒙期的文化标志。

  从本原上追溯,陶瓷艺术早诞于中国画,然而岭南中国画真正上舞台,形成气候,几乎与石湾陶瓷为孪生兄弟,都盛于明代。从文化体系上讨论,它们是互相影响的,从形态语言上讲,也许岭南中国画还稍多的影响了石湾陶瓷艺术的发展。

  明、清时期,顺德、南海多画家,黎简、谢芝生饮誉岭南,李子长、招子镛的绘画技艺那也是在珠三角地区享有盛名,还有蒋莲、苏仁山等,他们把绘画中的形神兼备,主题思想的表达等绘画技艺影响到“石湾公仔”的创作中来了。

  这个时侯,石湾打破了原来只是单一输出日用陶瓷的僵局。它的艺术陶塑、建筑园林陶瓷、手工业日用陶器等也不断输出国外,尤其是园林建筑陶瓷,很受东南亚人民的欢迎。至今在东南亚各地以及香港、澳门、台湾庙宇寺院屋檐瓦脊上,完整保留有石湾制造的瓦脊就有近百条之多,建筑饰品几乎无法统计。

  石湾众多的陶瓷瓶罐和大大小小的陶瓷饰物、挂件等建筑装饰与园林陶瓷都是明、清岭南建筑最辉煌的装饰,它们大大的丰富了岭南建筑的语汇,突破了封建皇权统治时期中国从南到北的建筑一片灰蒙蒙的色调,意义深远。 

  明代以后,种类和题材则渐趋广泛,渔、樵、耕、读、牧、奕、饮、琴、游、戏乃至拍蚊、搔痒、挖耳等等百姓日常劳动、生活情景,各类花鸟虫鱼、野兽家畜与菜蔬瓜果等百姓熟悉的事物,以及达摩罗汉、观音、寿星、济公、八仙、钟馗关公等等百姓熟悉与喜爱的神仙人物与历史人物,都在石湾陶塑艺术中得到真实生动的表现,褒忠贬奸、扶正嫉邪、祈福求安、尊老爱幼等等。百姓的道德观念与社会态度在石湾陶塑艺术中得到传神的体现。例如清代末年就出现过以欧洲侵略者的形象作为外部造型的尿壶,以表达中国人民反抗侵略的社会思潮。因此有人称石湾陶塑题材“堪称为一部浓缩的中国民俗文化百科全书”。

  经过历代陶艺家的不断实践、研究,石湾的陶塑技艺,在泥料、釉色及烧成方法都不断进步、创新,石湾陶瓷已发展至现代化生产的建筑装饰陶瓷,期中包括日用陶瓷及卫生洁具,佛山的陶瓷更是全国建筑陶瓷生产总值的60%,产品远销至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向以来,“石湾公仔”都被视为平民的艺术品,但经过长期的历史演变,这种传统民间艺术渐渐受到重视,而且在艺术舞台上的地位越来越高。

  自唐宋至今,石湾陶瓷艺术被誉为“东方艺术明珠”。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上,西亚商人把它作为珍品带到东南亚、印巴次大陆、斯里兰卡、伊朗、阿拉伯、东非沿海各国,它客观上推动了这些国家的物质文明,增加了古代各国家对汉民族的了解和友谊。今天的石湾陶瓷艺术品已经远销日本、欧美各国,日本、东南亚、东欧及西欧和美国等各大博物馆都有石湾陶艺古今珍品的收藏,我们甚至可以在日本和美国的著名建筑中看到它珍贵的芳踪。解放以来,石湾陶艺经常大量送往国内外各种展览,国内国际许多刊物也有对石湾陶瓷艺术的大幅度评论、评价、出版。近年来,石湾本土的不少陶艺家、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在国内国际上获奖,并且许多陶艺学者、专家作为国家委派的文化使者访问友好国家。石湾艺术陶瓷强烈的地方性、鲜明的民族性作为一个深刻而丰富的中国文化情结,一个富于魅力的被艺术界重视和反复研讨的工艺美术典范,它将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和前途。(文/黄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