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硅酸盐学会陶瓷分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

服务热线:0571-82688368 / 您好! 请登录立即注册 购物车

海派紫砂的昨天、今天及明天

2017-08-01  1941

文/葛军       

       紫砂,是指一种由质地细腻、含铁量高的特殊陶土制成的无釉细陶器,是中国宜兴特有的。宜兴紫砂器泥质细腻、呈色丰富、形制新颖、纹饰多样,成品颜色呈现朱砂、暗肝、雪莉、松花、豆碧、轻赭、淡黑、古铜等色调,美轮美奂,有“紫玉金砂”之称。数百年来,紫砂经过长期的发展,成熟于明末,鼎盛于当今,成为艺术界、收藏界必不可少的重镇。

       海派紫砂系指宜兴紫砂与沪上地域文化相碰撞而产生的一种陶瓷艺术流派。谈到海派紫砂,有根在宜兴、长在上海之说。但是,对许四海和清末民初以来一直活跃在上海的文化人从事的紫砂活动如何评价,学界尚无定论。在笔者看来,站在整个中国紫砂发展的历史长河面前,海派紫砂的意义远不止于此。本文在此细究其昨天,努力呈现其今天,放眼展望其明天,旨在对海派紫砂的重要性给出一个比较恰当的评断。 

       海派紫砂作为海派文化与宜兴紫砂合力下的一个结果,在认识海派紫砂之前,我们有必要首先来认识一下“海派”、“海派文化”。

第一节 海派文化

       “海派”一词首次见于文字,是沈从文19341月的文章《论“海派”》。此文本意以此来批判上海过于商业化的某些文人和文风。“海派”在沈从文的笔下,本含贬义,沈与之相对应标举的“京派”则代表着传统正宗。不久,鲁迅参与了论战,在反对商业文学的同时,从地域文化的角度分析了京派与海派。

       我们从中可以看到,自诞生之初,海派就有着多角度多层次的内涵,就先天性地同时具有“市场”和“地域”的两个维度。我们必须追溯上海这超级都市的历史光荣,才能恰当理解“海派”这两个字的丰富意蕴。

       海派文化是随着现代化大都市上海的崛起而逐渐形成的。在1843年开埠以前,上海文化从属于中国古代的江南文化,其渊源为古吴越文化。吴越文化是一种水文化,本质上是动态的。同时,它对异质文化体现出宽容的姿态,具有敏感而细腻的特质。此外,古吴越人善于开疆扩土,其地域文化中充溢着大胆的冒险开拓精神。

       1843年上海开埠以后,西学东渐,云蒸霞蔚,各国租界的出现,也为上海带来世界各国主要是西方异域风情,中西大汇融的“海派”文化随之渐趋形成。海派文化根植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吸收了吴越文化和其它多种地域文化,同时又深受西方文化的影响,这就造就了海派文化海纳百川、精益求精、讲求格调、又善于反映时代的特征。

       海纳百川是海派文化最显著的特征。上海历史建筑在今天仍支撑着城市天际线重要的一段,它是近代上海“海派”风力之劲的最好证明,集中体现了多种跨度极大的文化元素的撞击和融合,呈现出一种兼收并蓄的大家风范。而上海民居则依然保留着将西方住宅文化与本地居住理念相融合的特色。在房型上,迎合上海人居住的习惯,全户朝南,冷暖适宜,采用低窗户大开间采光,最大可能地引入景观;在建筑风格上则取材于中欧经典庭院设计,注重形式美感却不过度装饰。海派文化的广采博纳还体现在饮食上,海派菜融合了广、扬、京、川、苏、锡、杭、甬、徽、鄂、潮、湘、闽、豫、清真、素菜等十多种风味菜的特色,加以改良,同时也接纳了西方风味的食品,形成制作精细,中西合璧的海派特色。海派文化之所以会呈现出这样一种多元性,是由上海本身在中国近代史上独特的发展轨迹所决定的。

       精益求精是海派文化的基本特征之一。比如奢华、繁杂、精致的海派服饰。上海开埠之初,西学东渐,在服饰上一度呈现出西装革履、中装绣鞋并存的奇妙旖旎的景象。其时最为国人所瞩目的是西式旗袍。它制作精良,细节考究,讲求配饰,是精致的代名词。又比如海派饮食的“精工细作”。与北方大盘大盘的菜肉相比,上海一盘的量堪称袖珍,且无不是经过了“精工细作”。如上海的“红烧鱼”,利用其富含的明胶蛋白质,需小火焖烧45分钟,使胶质溶出,再移至旺火入稠浓卤汁,一道卤汁含几十种的调料。成菜入口酥糯,颇具特色。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落实在工艺美术中,就是“讲求细节、追求创意、规避凡俗、不落窠臼”。如果说,“中西结合、海纳百川”是海派文化与其他地域文化相比较而言最突出的文化特征,那么精益求精无疑是海派文化最吸引人的一大亮点。

       海派文化是“讲求格调”的。所谓格调,是不同艺术门类中艺术特点的综合表现。海派文化的讲求格调,是说上海在中西文化的夹缝中,体现出来一种时尚,一种智慧。这种格调,有的媒体称之为“情调”,有时展现为纯物质方面的娱乐刺激,更多的则展现为纯精神方面的文化愉悦。这种文化愉悦,由于上海开埠的历史条件,更多地表现为洋派十足、摩登时尚,但是同时又有着优雅怀旧的另一面。比如市民的文化读本《新民晚报》,又比如以《甜蜜蜜》为代表的上海流行音乐。

       海派文化同时也是反映时代的。她前卫、时尚,总是能够极其敏锐地反映时代之音。古吴越文化中敢于冒险、善于开疆拓土的精神,造就了海派文化“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使海派艺术成为时代特征的载体。比如海派玉雕,将传统风格与现代潮流相融合,作品稳重大气,线条简练流畅,虚实手法并用,体现了中华文化的韵味。又如海派紫砂。海派紫砂传承人许四海向世博献礼,与中国世博纪念品研发工作室合作创作紫砂“世博汉字壶”,将传承中华数千年历史的汉字与中国传统手工紫砂工艺珠联璧合而成为精品茗具。关注社会题材,进行主题性紫砂创作,是海派紫砂的一大特征。

       近现代以来,海派文化逐渐兴起和发展,带有浓郁的现代风格和气质,在中国文化文艺史上独树一帜。海派文化作为最近一百多年间的文化新潮,与吴越文化、齐鲁文化、荆楚文化、中原文化等一样,都是中国文化历史发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节 海派紫砂的昨天

       景德镇瓷器在发展过程中一直深受宫廷的影响和制约,而宜兴紫砂从来就是在民间孕育生长的。宜兴紫砂进入上海,可以上溯到明代。而海派紫砂在清末民国时期产生,与沪上文化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时期的兴起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时,海派紫砂为推动近代紫砂艺术的发展做出了功不可没的巨大贡献。

紫砂商贸

       商品贸易,既是任何一种工艺美术与外地的地域文化产生碰撞的必然开端,也迎合了海派文化作为一种地域文化本身所具有的商业色彩和民间色彩的特点。同时,商品贸易为进一步的精神融合、灵魂共鸣提供了最基本的物质基础。在本文当中要对紫砂贸易进入上海格外提到一笔,也正是这个原因。

       宜兴紫砂与海派文化结缘,一开始所采取的形式是最生活化、最原始的紫砂商贸。早在明代,宜兴紫砂就在上海立足。清朝后期,制陶业在上海、杭州、天津等近海城市发展起来。上海商贸发达,涌现了一批如铁画轩、吴德胜、陈鼎和、葛德和利永公司等经营紫砂的商号和鉴赏紫砂艺术的收藏家。这些商号和收藏家,在特殊的历史时期,一方面推动了紫砂商贸的发展,另一方面也为新一代紫砂大师的出现,提供了契机。所以说,沪上的紫砂商贸,不仅为中国紫砂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舞台,也为中国紫砂自身的提升提供了物质基础。

海派书画家与紫砂的合作

       宜兴紫砂壶有“文人壶”之称,明末以来江南士人文化的发展,大大推动了宜兴紫砂的兴起。在宜兴紫砂发展的每一个阶段,从龚春和吴颐山、时大彬和陈眉公、杨彭年和陈曼生的合作,到顾景舟、许四海与唐云、吴湖帆、江寒汀等人的合作,似乎一再昭示着士人的重要作用。

       兴紫砂进入上海,著名书画家吴昌硕、唐云、吴湖帆、江寒汀等不少书画家在紫砂壶上题字作画;著名画家亚明甚至直接参与到紫砂壶造型的设计,例如他设计的一款四方壶,由工艺大师王寅春制作,亚明四方壶由此成型并得到广泛流传。宜兴紫砂在海派文化的浸染下,其审美趣味越来越呈现海派文化的特征——细腻敏感、讲求格调、精益求精,以及紧扣时代的脉搏。

       宜兴紫砂与海派书画共生,海派文化的风格被投射到紫砂壶艺术创作,这不仅大大提高了宜兴紫砂的艺术高度、人文气息和格调品味,也为中国紫砂的发展产生质的飞跃奠定了基础。这是因为,有陶都之称的宜兴,从广义上而言就代表着中国紫砂。宜兴与上海地理上的亲缘关系,在本世纪全球本土化、本土全球化的浪潮中,使得上海成为宜兴紫砂走向世界的窗口。笔者断言,海派紫砂必将是中国紫砂发展的一个大方向。紫砂从反映文人之道的个人小情调,发展为承载时代之音、社会大题材的载体,这无疑是一个质的飞跃。

大师的沃土

       海派紫砂诞生,不仅使紫砂的艺术表现更丰富,艺术生命力更蓬勃,也在不经意间使上海成为一代紫砂大师的沃土。紫砂以商贸形式进入上海,因为有市场需求,所以俞国良、冯桂林、朱可心、顾景舟、蒋蓉、汪宝根等一批代表当时紫砂制作最高境界紫砂艺人被延揽到上海,专门从事紫砂器制作。

       这里首先要谈到的是蒋彦亭。蒋彦亭,1890年出生于宜兴川埠潜洛村,因父亲入股设在上海的“铁画轩陶器店”自幼年起居住在上海,深受沪上文化的熏陶,成名后应上海古董商的要求,仿制各式古董,技艺日臻完美。他的作品传统味道浓厚,老味十足,古色古香,堪与古器媲美。这除了他本身的艺术天分之外,与他客居上海阶段接触到形制各异的诸多古董、见闻广博是分不开的。

       有壶艺泰斗之称的顾景舟,早在四十年代末期常往来宜兴、上海之间,经铁画轩主人戴相明介绍认识了江寒汀、唐云、吴湖帆、王仁辅、来楚生等著名书画篆刻家,令顾景舟的创作思想与艺术格调多了不同视野的养分。王寅春是在1935年应上海古董商垄怀希之邀,去沪上专事紫砂仿古产品。曾有论者这么评价他上海之行的重要意义——“在上海的数年间,见多识广,历经磨练,基本具备了一个壶艺大家所必需的条件”。同样有“七大老艺人”之称的裴石民和蒋蓉,都曾经在年轻时期进入上海,吸收过海派文化的营养,结交过不少海派文人。客居上海时期的磨砺,对以上诸位紫砂大师的壶艺养成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和特殊的历史环境下,上海不仅为宜兴紫砂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同时还给诸位后来成为一代大师的诸位紫砂人,开阔了艺术眼界,磨练了技艺功底,为他们日后成为壶艺大家奠定了基础,也为日后的海派紫砂开了先河。

第三节 海派紫砂的今天

       在紫砂蓬勃发展、异常兴盛的今天,海派文化对紫砂的影响更多地体现在品位提升、风格荟萃、意识萌发等多个方面。我们自然也不再像上一节一样,将海派文化的影响仅仅体现在紫砂商品的售卖。这与我们在上节不避凡俗,直面市场,对紫砂进沪的商贸行为格外看重,恰恰一脉相承。前节的看重,是历史的眼光,是实事求是,求海派文化之萌芽,是对物质基础的客观承认。本节的忽略,也是历史的眼光,也是实事求是,是发觉海派文化之灵魂,是对精神共鸣的慧眼独具。

海派紫砂的确立

       “海派紫砂”这一理念的广为人知,首先起因于上海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紫砂业专委会的成立。该专委会由2011年7月在上海成立。在成立仪式上及后续的新闻报道中,无论是应邀参加的专家学者,还是媒体从业人员,都纷纷提及上文中诸多紫砂艺人海纳百川的海派特色,强调了专委会会员对宜兴紫砂制作技艺和文化内涵都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

       同年,“海派紫砂艺术”被上海市政府确立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上海工艺美术学会紫砂专业委员会宣告成立,它标志着上海海派紫砂有了一个社会团体组织。“海派紫砂”作为一个专有概念,在业界得到确立和认可。而新民晚报、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媒体在有关报道中,“海派紫砂”的说法亦被沿用。这表明,海派紫砂作为中国陶瓷艺术的一个门类而被广泛认可,它不再仅仅局限于民间业界。

海派紫砂传承人

       谈到海派紫砂的今天,必然要提到许四海。2011年,上海市正式授予许四海“海派紫砂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头衔。许四海生于1946年,因对壶具的痴爱,放弃公职到宜兴紫砂二厂,后拜在著名国画家唐云门下。1985年紫砂滴水“夏意”获得中国轻工部举办首届全国陶瓷作品金奖,后来这件作品被美国亚洲艺术博物馆收藏。

       拜在文人画家唐云门下的许四海,除了书法和绘画,更多的是接受老画师对紫砂、对紫砂文化的认识、感悟和体验。许四海的字和画能看到老师的影子,他对紫砂文化的追求和实践更是对上一辈海上文人的意趣的领悟,从而更明确了紫砂创作的唯美性和文化性,这样许四海完全摆脱了传统紫砂以技艺为一切的束缚,升华到更高的艺术境界。

       许四海的海派紫砂艺术,具有非常鲜明的特色。从创作形式上,他继续了紫砂与文化人合作的传统。作为师生传承关系标志或纪念的是许四海和老师合制的云海壶。这种全新的设计思想,制作方法和文化意蕴很快引起文化界的注意,刘海粟、程十发等一大批书画家和文化人都和许四海有着合作关系,从而确立了许四海作为海派紫砂文化传承人的地位。

       从创作主题上,他善于捕捉社会题材,具有自己独特的艺术创作导向,奠定了海派紫砂艺术的创作基调。许四海精研传统、广采博取,化古通今、别出新意,有“江南壶怪”之称。四海壶以造型独特、工艺精湛、气度雍容、格古韵新而驰誉海内外。如“大团圆”紫砂壶,它是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而制的,象征着56个民族大团圆,全社会和谐生活蒸蒸日上。

       从艺术经营形式上看,他善于分析和引导市场,开办新中国第一家民间博物馆、数次在国内外举办紫砂展览,开一代风气,引领了紫砂商业化发展的新方向。早在1989年,许四海应邀赴新加坡举办个人陶艺作品展览。1987-1992 回上海创办四海茶具馆、四海茶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四海陶瓷发展有限公司,创立四海窑紫砂茶具品牌。1992年经上海文管会批准“四海壶具博物馆”正式成立并对外开放,为迎上海世博会建设百佛园及四海艺术馆并于2010年正式对外开放。

       如果说作为海派紫砂的传承人,许四海在这条道路上走得很远,那么行走在这条道路上的紫砂艺人,无独有偶,只是区别只在于有远有近。本人的世博印象系列的创作,也是用传统的紫砂来表现社会大事、主题鲜明的社会题材创作。

       许四海作为海派紫砂的领军人物,他开办博物馆,举办紫砂展览,进行主题鲜明的社会题材创作,这既不同于传统紫砂作坊式的生产模式,也不同于西方画廊式的艺术生存形态,为中国紫砂的发展开辟出一条新的路径,引领着紫砂市场和消费者,代表着中国紫砂发展的大方向。

海派紫砂与宜兴紫砂的关系

       对许四海和清末民初以来一直活跃在上海的文化人从事的紫砂活动如何评价,是一直困惑学界的一个难题。他们的紫砂创作和宜兴大多数艺人的制壶有区别吗?是宜兴紫砂的延伸还是独立的文化形态?有学者认为,海派紫砂是紫砂文化,宜兴紫砂是紫砂技艺,文化与技艺之别就是二者的精神文脉之别。

       对此,笔者难以苟同。在笔者看来,认为海派紫砂与宜兴紫砂的区别,是紫砂文化和紫砂技艺之间的区别,这种说法存在两个不足之处。第一,认为宜兴紫砂等同于紫砂技艺,矮化了宜兴紫砂。广义的宜兴紫砂,是中国紫砂的代名词,它不仅历来有“文人壶”之称,而且其本身就有着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折射着中华民族的审美追求和民族性格。第二,认为海派紫砂等同于紫砂文化,缩小了海派紫砂的范畴。海派紫砂艺术,不仅仅指以紫砂壶为载体的海派文化,它也包含着呈现出海派文化特色的紫砂制作技艺和紫砂作品。

       所谓宜兴紫砂,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去看。一个角度,是空间的角度,是指在宜兴制作紫砂。另一个角度,是时间的角度,由于过去只有宜兴有制壶艺人,由于历史上宜兴紫砂的光辉业绩和经典作品,那么从时间的角度来说,宜兴紫砂也可以说成承继了紫砂传统,努力继承既有的经典作品的一脉创作倾向。

       海派紫砂,是宜兴的紫砂原料与上海的地域文化相结合的产物。海派紫砂的出现,有当地消费者的需要,有当时紫砂艺术家的努力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一点则是社会的发展和物流的进步。只有这样,才使得宜兴特产的紫砂土,能够走出宜兴进入外地,能够打破时空的界限,才使得宜兴特产的物质原料与外地独特的地域文化精神相结合,才使得所谓的海派紫砂成为物质上的可能。我们相信,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各地对于紫砂的进一步热爱,其他地域文化与紫砂的结合也会在不远的将来成为可能。

       综上所述,我们评价海派紫砂,可以从工艺美术的角度和海派精神的角度分而论之。从工艺美术的角度看,她是传统紫砂与特色鲜明的地域文化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紫砂发展的重要一枝,是中国传统工艺美术走向现代化的领军力量。从上海大都市的角度看,海派紫砂已经得到各界的普遍任何,她与海派京剧、海派小说、海派玉器、海派建筑等一起,成为海派文化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第四节 海派紫砂的明天

        中国紫砂在几百年来的发展中风云际会,起起落落。海派紫砂作为中国陶瓷艺苑中的一朵奇葩,有过懵懂稚嫩的昨天,有着繁华明媚的今天。随着时代的变迁,在瞬息万变的现代社会中,海派紫砂将走向何方,海派紫砂的明天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历史只钟情于现实,而失去思考和展望,人类文明的发展会因缺少了想象和可能而顿时几分华彩。在笔者看来,海派紫砂的发展,其明天的面貌必将呈现出以下三个特点。

中西结合

       第一,海派紫砂的明天,最显著的特点将是中西结合。这首先是由海派紫砂代表的地域文化其本身的特性所决定的。海派紫砂的发祥地上海,在1843年开埠以后,迅速从一个小渔村崛起为一座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上海自身的发展历程本身就是一个中西结合的过程。海派文化本身根植于传统的中华文化,向内吸取了长江流域的吴越文化等江浙各地文化,向外吸取了世界各国主要是西方世界文明,在欧美美雨的沐浴下,成为一个中西交流的窗口和平台。所以说,海派紫砂的发展,也必将沿袭海派文化的兼容并蓄的特征,融汇中西。

       海派紫砂的发展会呈现出中西结合的特征,也是大势所趋,是由世界发展潮流所决定的。当代人类社会因为科技的发展而变为一个地球村。不论是艺术,还是商业,还是社会交流,都呈现出一种本土全球化、全球本土化的态势,一个以全球化和本土化互为表里的世界发展态势可谓愈演愈烈。在21世纪这样一个全球化思潮涌起的时代,中国作为当代世界发展的一个重心,必然会融入到全球化潮流的大潮中。海派紫砂带有浓厚的地域文化特征,是本土的,也必将是世界的。

       海派紫砂的发展有可能置身于这样的世界大环境,与人们对海派紫砂背后的中国在未来的国家经济实力、国际发展地位的预期同样密不可分。中国现在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际地位越来越重要,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强大。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在不断增加,世界各国和人民越来越关注中国。中国的英文China与陶瓷的英文china发音相同,紫砂作为中国陶瓷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必将获得世界各国的关注。

       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海派紫砂艺术家所特有的精神面貌和艺术追求,决定了海派紫砂的发展必将呈现出中西结合的特点。海派艺术家敏感、细腻,富有开拓精神和开放的胸襟,他们善于捕捉新元素和新题材,能够接受新的艺术思潮,学习新的艺术表达方式,敢于走出去,拿进来,具有融会贯通、中西结合的自觉和实力,能够成为具有国际视野的本土艺术家,能够创造出中西结合的艺术作品。综上所述,中西结合是海派紫砂未来发展中最本质性的表现,是海派紫砂明天的主旋律。

工艺突破

       海派紫砂未来的发展,必将实现工艺上的突破。任何艺术的发展,都离不开它所处的社会大环境。21世纪是一个科学技术迅猛发展、人文思潮异彩纷呈的时代,人们的审美追求越来越具有多元化和异质性的特点,海派紫砂必将紧扣时代发展的脉搏,仅仅追随时代的步伐,以更符合现代人审美要求的面目发出最贴切的时代之音。从建国以来,刚刚过去的几十年中紫砂实现工艺突破的要求早已显露端倪。本人在本世纪初发明的色饰法,一改紫砂几百年来素面素心、千面一色的局限性,大大丰富了紫砂的艺术表现力,使紫砂作品呈现出现代艺术气息。

       此外,海派文化本身具有开疆拓土的精神,这决定了海派紫砂在工艺层面上也必将寻求新的突破。紫砂壶艺术在几百年的发展中,从紫砂祖师供春“窃仿老僧心匠,亦淘细土,抟坯茶匙穴中,指掠内外”,做成“栗色暗暗如古金鉄”的茶壶,到现代紫砂壶“圆不一相、方非一式”形制各异的林林总总,紫砂壶制作工艺一直在悄无声息地变化进步着。重在求新、求变的海派紫砂艺术家,在未来的道路上,必将实现新的工艺突破。

题材多变

       海派紫砂的明天,也必将呈现出题材多变的特点。如果说海派紫砂中西结合的发展特征是河床,那么工艺的突破是河流中的激流,那么,多变的题材、丰富各异的作品则是艺术河流中的汹涌浪花。

       这首先是由现代社会发展趋势所决定的。现代社会节奏加快,内容丰富,层次多变,审美多元,艺术作为现实社会的投影和再加工,也必将呈现出相应的面貌。在当代紫砂艺术发展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反映社会题材的紫砂作品。比如奥运紫砂、世博紫砂等的出现。但是,当今对于社会题材的挖掘,不论是从深度上、还是从广度上都还有待进一步探索。伴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以及工艺上的突破,紫砂所能够表现的社会题材也必将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

       海派紫砂表现题材多变的趋势,还是由现代消费者越来越丰富的审美追求所决定的。随着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现代人对生活的品位和要求越来越高。对艺术品的拥有,已经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现代消费者不仅仅局限于在艺术中欣赏美,在生活中发现美,还越来越倾向于用美来装饰生活,生活艺术化是大多数现代人的追求之一。紫砂艺术品本身即为赏用兼具,而海派紫砂更会以其精致、时尚的特性,越来越多维度、多层次地以各种面相进入现代消费者的生活。

       海派紫砂题材多变的发展趋势,还与紫砂在现代社会中的定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过去几百年的发展中,紫砂的功用很单纯,紫砂壶用来喝茶,紫砂摆件用作装饰。而在现代社会中,人们购买紫砂艺术品的目的,已经是多种多样了。现代人购买紫砂艺术品,有的是作为实用器具来喝茶,有的是作为艺术品来摆设,有的是作为你藏品来投资,还有的是作为社会文化的结晶来彰显某一主题、表达某种情感,如城市形象壶、国礼壶等。紫砂参与社会生活的深度和广度被大大地强化了。更值得指出的一点是,在充分表现多种社会题材的过程当中,海派紫砂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主动性,它参与社会生活的角色发生了质的转变。

        海派紫砂作为具有上海地域文化特征的紫砂艺术,天生就具备了海纳百川、兼容并蓄、开拓创新的精神,这决定了海派紫砂从新生伊始就必将走出一条光明恢弘、风景无限的艺术道路和发展前途。海派紫砂在当今社会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海派紫砂在明天的发展中,也必将再次证明这一点。

来源:古陶瓷专委会

文章仅供学习交流,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