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硅酸盐学会陶瓷分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

服务热线:0571-82688368 / 您好! 请登录立即注册 购物车

当代画家画瓷已成为陶瓷绘画界一个全新的现象

2017-07-05  2126


在提升瓷器艺术品审美价值的同时,画家画瓷也有先天不足,并且充满了挑战。随着瓷器拍卖市场行情一路走高,一些名家的瓷画作品也屡屡被高价成交,因此出现了炒作瓷画作品价格的现象。

虽然画家画瓷古已有之,但当下画家画瓷规模之大,涉及范围之广,影响之远,是过去“浅绛彩”和“珠山八友”时期所不能比拟的,当代画家画瓷已成为陶瓷绘画界一种全新的现象,这种中国绘画与陶瓷艺术的“强强联合”,多大程度上提升了陶瓷的艺术品位?当代陶瓷艺术究竟是以瓷为主还是以画为主?一直是艺术家们争论的焦点。 


高士图青花釉里红棒槌瓶(瓷画) 朱新建
 

  瓷以画传 画以瓷传

  在中国的艺术发展史中,不只一次地出现这样的艺术现象,即一旦有文人参与了某种古老的艺术形式,这种艺术必将得到长足的发展。“瓷最早还只是日用品,文人和瓷的结合是使之流传下来的关键,再比如紫砂、古家具、园林等等,都是因为文人的参与给它们赋予了审美的因素,能够流传下来的经典必定都是物质和精神层面共存的。”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王平说。

  一些书画名家尝试着利用陶瓷这个新载体来体现自己的书画艺术,这对于陶瓷绘画而言是好事,陶瓷这个素材被用来创新的同时,陶瓷艺术本身的地位也被提高了。在十一届全国美展上,陶瓷从以往的混展中专门独立出来和漆画一起有了专门的展区,这意味着官办展览已经对陶瓷艺术有了重新认识。此外,近几年嘉德春、秋两季拍卖都有陶瓷艺术品的专场,说明随着画家画瓷这个群体的发展壮大,陶瓷艺术品市场也逐渐活跃起来。

  景德镇素有“工匠八方来,器成天下走”的美誉,一些知名艺术家的加入无疑提升了景德镇陶瓷的价值。而对于当今陶瓷艺术究竟是以瓷为主还是以画为主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传席认为画家在瓷器上画画,价值就已经超过了瓷器本身,“瓷以画传,画以瓷传”有着更大的意义。

  画家画瓷的群体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外地画家亲临景德镇千年瓷都实地作画,如2000年张子康组织一线画家来景德镇进行创作;二是画家在自己所在地建立窑址,利用景德镇的原材料进行艺术创作,最有名、最典型的就是陈家泠在上海建的泠窑;三是把景德镇的原材料(如素烧好的泥坯和白胎)直接运到画家家中进行创作,等画好再运回景德镇烧制。

  这其中不乏一些以手艺糊口的全职画家。近几年书画市场不景气,画瓷热为他们带来了契机。

  探索新材料 追逐新市场
 

祈福(瓷画) 吴山明

 

  宣纸换成瓷瓶,平面转向立体,水墨变成了釉料,对画家而言,无疑是进入了另外一个艺术门类。广东省美术家协会陶艺委员会主任左正尧说:“有的画家的中国画作品在市场上的售价很好,他们不存在生活、生存问题。他们更多是被瓷本身的魅力吸引,抱着尝试新材料、体验烧制乐趣、拓展创作思维的心态进行瓷画的探索。”

  不久前在龙泉青瓷博物馆举办瓷画作品展的吴山明说“瓷画难,在青瓷上作画更难,画家画完是一个感觉,但经过火的烧炼,窑变的过程,烧完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有人做也有天成,这种不可控的神秘感带给我极大的快感。”正是这种强大吸引力使吴山明不畏其难,自信绘画的美定能在龙泉青瓷的釉面上体现出来。虽然开始在青瓷上作画的创新尝试,由于材料和经验等的不足,烧制出来的作品效果很不理想。但通过一段时间的反复摸索,如今,他已基本把握在青瓷上绘画的艺术规律,实现了工艺美与绘画美的有机融合。


 

  王平认为,一开始画家对瓷的属性不熟悉,但近几年,在一些画家的反复实践和艺术机构的推动下,画家画瓷已经走过了第一步,有的画家已经完成了一些相对成熟的作品。“青瓷本身是以釉色取胜,但吴山明能在青瓷中作画,并且和青瓷珠联璧合,吴山明是人物画的大家,再加上常年和基层的工艺大师交流学习,釉用得非常好,在艺术表现和绘画能力上结合得非常完美。”王平说。

  由于传统的技艺和文脉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在景德镇,低端瓷器满街都是,样式单一化、模式化,缺少创意和创新。而画家以其独特的视角在瓷器上作画,把中国画的精华直接带到瓷器作品上来,往往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王平说:“制瓷工人在艺术修养和能力上肯定有欠缺,那么画家参与进来,利用绘画技能的优势能够提升艺术瓷的整体形象和品位,从而带动陶瓷艺人审美意识的提高。可以说,画家画瓷开启了中国瓷器艺术的新风气。”

  现在的高等艺术学府一般都设有陶艺系,除了研究陶的属性,同时也强化绘画能力的培养。“一些专业院校毕业的陶艺家创作的作品艺术性也很强,但总体而言人数不多,所以画家的加入是一股生力军。”王平说。

  画瓷不应失了“瓷味”
 

山水青花笔洗(瓷画) 卢禹舜

 

  画家画瓷取得一定成就后,也有不少人对他们提出质疑。比如有些人就认为“珠山八友”把现今的陶瓷绘画艺术引上了一条不健康的道路,占绝对优势的以绘画为主题的陶瓷创作,使一些老的工艺品种几乎失传,如斗彩、古彩、单色釉等等,国画的图式给陶瓷图式带来巨大冲击。对此吴山明认为,“珠山八友”把中国画的技法与陶瓷绘画的工艺相结合无疑是功不可没的,但是把中国画的画法及图式完全照搬到陶瓷上还是有其历史局限性,现在的画家应该要有选择、有思考地借鉴。要不失瓷器本身的瓷味。

  在提升瓷器艺术品审美价值的同时,画家画瓷也有先天不足,并且充满了挑战。主要还是对工艺和材料不熟悉,没有真正去了解材料和器型。“画家们往往把原先在画布上画油画、在宣纸上画水墨的感觉和符号原封不动的移植到器型上,甚至有的国画家还在上面签上名、盖上章,印章甚至是画上去的,这就违背了瓷器自然成型的艺术理念。”左正尧说,画是平面的,瓷器是圆形立体的,在绘画中要注重绘画的连续性和它的立体表现,因为每个面看着都要漂亮。因此,在绘画构图上和装饰效果上,要有新的构思才行,这对画家来讲是一个难点。

 

  王平认为,画家在了解陶瓷的工艺和材料的同时,要考虑器型在人们心理上的认知习惯,比如一件茶壶瓷器,虽然可能只做装饰用途,但如果在上面画上暴力的画面,会让人心里很不舒服。瓷器本身的器型和釉色就很漂亮,它需要画家去锦上添花,而不是完全改变瓷器原有的样貌和性质。有的画家会用颜料棒把瓷器表面涂上一层,盖住原有的釉色,感觉也不好。个别画家偶尔为之倒无伤大雅,如果大家都如此,画家画瓷就走错了方向。一件瓷器需要各种材料,烧制成型很不容易。有的画家不管熟不熟悉,有没有想法,拿来就画,这样就和一般的制陶工人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把瓷当做纸的代替品来画,就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了。

  “画家画瓷如果最终留下的只有画,没有技术的高度,没有仔细研究什么图式配什么器型,什么画色与釉色相配合,在什么釉色中画什么样的题材,什么样的器皿烧制成什么样的窑变效果,那么,就不会从真正意义上提升陶瓷艺术的品质。”左正尧说。

  随着瓷器拍卖市场行情一路走高,一些名家的瓷画作品也屡屡被高价成交,因此出现了炒作瓷画作品价格的现象。王平认为:“这不利于瓷器市场的发展,一件瓷器作品的价格不应该取决于是哪个画家来画的,而是要由瓷器本身的价值来定价。”